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聚焦

強世功:如何學習法理學

 

  本场讲座的主题为“如何学习法理学”,讲座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大学教育和三种教育模式,全球化与中国大学教育改革,以及法律传统、法律教育与法理学。车浩老师在简要介绍北大“法学阶梯”入门讲座的性质,以及强世功教授的學術背景以及學術成就之后,宣布讲座正式开始。

  大學教育與三種教育模式

  強世功教授認爲,要學好法理學就要理解法律體系和法律教育,而要理解法律教育就要有理解大學傳統,不同的大學傳統和法律傳統會形成不同的法律教育模式,而在不同的法律教育模式中,對法理學的理解也有所不同。爲此,他首先從三種大學教育模式談起。 

  無論中國還是西方,大學教育都始于古典時期。在中國,談到教育就會想起第一位教育家孔子,而在西方則會以蘇格拉底作爲教育家的楷模。古典教育所注重的不僅是知識傳授,更重要的是人格的養成。孔子認爲教育的目標是培養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君子”,從而與“小人”相區別;而蘇格拉底則認爲要培養“哲學家”,唯有哲學家的心靈品格才能承擔起君主的治理責任,這就是“哲學王”。

  現代大學教育中西方出現了不同的發展路徑。在西方,現代大學開始于中世紀,那個時候西方社會的權力分割比較嚴重,有教會權力、封建權力、行會權力等,大學作爲一種行會得到重要發展。1088年建立的意大利波倫那大學往往被看作是現代大學最早起源。中國的大學從漢代設立經學博士開始,也在成建制地發展,一直到晚清引入西方現代大學教育,建立了從京師大學堂。

  在這樣的曆史進程中,逐漸形成了三種教育模式。

  首先就是西欧的大学模式,这种模式承继了古典模式的精神,属于關注人格养成的博雅教育。强世功教授以西方大学的文理学院为例,介绍了它的历史起源及其对所以“七艺”的传授,并通过展示从巴黎大学、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一直到美国的哈佛、耶鲁等西方著名大学的建筑照片,向同学们说明:这些类似于教会的大学建筑,意味着大学与教会有一个重要的相似之处:都是追求最超越的、绝对的真理。

  教堂以信仰的方式體驗到絕對上帝,而大學的目標也是要忘掉塵世生活而以理性的方式追求絕對美好的東西。

  這個絕對真理可以體現在科學中,也可以體現在哲學中,也可以體現在藝術中,真善美最終合一的最高真理。所以文理學院強調文科與理科不分家,不同的路徑來共同促進來探索永恒的真理。

  第二種教育模式是德國洪堡創立的研究型大學模式。與西歐大學模式重視本科教育、強調人格養成和探索永恒真理不同,德國大學模式注重研究生教育,強調知識的研究和創造。

  这种大学教育追求的不是所谓的绝对真理,而是普遍的知识,相信知识就是力量,一种可以直接服务于社会和国家的力量。这种教育模式所注重的不是人格养成或道德训练,而是科学研究方法和知识的专业化。因此教育中重要的不是经典阅读,而是强调讨论课、讲座、专题研究、科学试验、學術论文的重要性。

  德國研究性大學模式對德國的崛起和德國全面超趕英法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可以說德國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德國大學模式的成功。這種大學模式實際上對美國大學模式的發展産生了重大影響,今天我們所熟知的美國哈佛、耶魯、哥倫比亞、芝加哥等知名大學都是研究性大學。

  中国从宋代以来的书院教育体系一直到晚清的京师大学堂延续的都是古典的博雅教育体系。但是蔡元培从德国引入了研究性大学的模式来改造北京大学,从而使得北京大学从传统强调道德人格的博雅教學转向研究学问的德国大学模式,强调學術“大师”,關注“学问”研究。

  可以說,從晚清直至新中國成立後的50年代高校調整之前,中國大學教育主要借鑒德國研究型大學模式。因爲中國與一戰前的德國類似,是一個後發國家。社會普遍認爲教育的根本目標是救國,救國就要依靠知識的力量,需要專業的知識,要培養各種類型的技術專家人才。

  第三種模式是蘇聯教育模式。這種模式比德國大學模式走得更遠,將專業教育從研究生階段提前到本科生,學生一進入大學校園就分專業,各種專業院校成爲教育的主體,綜合性大學比較少。因爲蘇聯相比于德國,更是後發國家,對迅速現代化的需求更強烈。

  我國在50年代引進蘇聯模式,調整了院系、細分了專業。工業院系就有39種,比如鐵道學院、鋼鐵學院、冶金學院、交通學院、石油學院、郵電學院、地質學院、服裝學院、印刷學院等等,基本每個工業部門都有對應的院校,此外就是政法學院、財經學院、外語學院等。這種模式在短時間內迅速培養了大量適應中國現代化目標的專業人才。

  介紹完不同的教育模式後,強世功教授提醒大家,不要簡單地臧否任何一種教育模式,而是要思考不同教育模式背後的理念和目標。

  今天人們很容易批評蘇聯模式,但要看到如果沒有蘇聯教育模式迅速、完整地提供現代化建設所需要的各種人才,中國的工業化和現代化進程是不可能迅速提升的。中國今天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受惠于這種教育模式。

  然而,隨著時勢的變化,中國大學教育模式也在經曆著急劇的變化。今天中國的大學教育其實是三種模式的綜合。以北京大學爲例,本科的專業院系依然存在,但研究生教育飛速發展,目前研究生與本科生人數基本上保持在1:1,而且研究生還持續呈現上升狀態。最近幾年又開始學習美國、加強本科生的通識教育,試圖推出美國模式的文理學院。

  爲什麽中國教育要進行不斷改革?強世功教授認爲適應全球化的需要是最重要的推動力。在接下來的第二部分,他著重介紹了全球化大趨勢下,中國大學教育面臨的挑戰和改革趨向。

  全球化與中國大學教育改革

  進入講座第二部分,強世功教授首先介紹了全球化進程的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曆史階段,離我們最遠,可以追溯至地理大發現;第二階段是記憶階段,是以蘇美關系爲核心的冷戰格局的形成和發展;第三階段是體驗階段,也即我們正在親身經曆的階段,主要是改革開放之後中國加入了美國主導的全球化。

  全球化是什麽?強世功教授引用了《共産黨宣言》中對全球化和資本主義的經典描述,之後總結到:“資本主義商業、貿易推動的全球冒險,全球化可以理解爲全球資本主義所推動的一場偉大革命。”

  爲了理解資本主義,強世功給大家推薦著名曆史學家布羅代爾的《資本主義的動力》,並介紹說這本書將資本主義分爲上層資本主義和下層資本主義。其中,下層資本主義的發展依賴于自由競爭,最典型的就是18世紀的工業革命,而18世紀的全球化就是由工業革命推動貿易的自由化和全球化;而上層資本主義的發展靠的維持高額利潤的壟斷,而這種高額壟斷利潤來源于金融、法律、科技等組織起來的複雜體系。這一點在列甯的《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中也說得非常清楚。

  因此,金融和法律對于資本主義的意義不亞于科學技術的意義,而金融的背後乃是數學,這是一種複雜的知識,從來都掌握在少數人手中,他們對資本主義全球化革命的貢獻不亞于蒸汽機這樣的科學技術發展的重大貢獻。

  世界金融及其背後的法律服務中心從威尼斯、阿姆斯特丹向倫敦、紐約的轉移恰恰是資本主義全球化擴張的最佳體現,而這也帶動西方大學的重鎮從意大利、英國向美國轉移。今天全球的大學中數學、物理、計算機、生物、金融和法律專業之所以具有如此強大的吸引力就源于此。

  目前,全球化上層資本主義的西方壟斷依然存在,而西方之所以能夠持續保持這種上層資本主義的壟斷,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人才,就在于大學教育。

  大學教育一方面是科技創新的思想源頭,另一方面在思想文化創新的源頭,前者體現爲“硬實力”,後者體現爲“軟實力”,二者結合在一起強化了西方的實力。

  由此,全球化對每個國家的教育提出了挑戰,要麽捍衛西方對全球化的主導和壟斷,要麽希望打破西方對全球化的主導和壟斷。強世功教授認爲,全球化就意味著各個國家在全球範圍內展開的競爭,包括經濟、政治和文化領域的全球競爭,而這種競爭說到底是人才的競爭,是教育的競爭,是大學的競爭。

  任何一個國家要想贏得這場全球競爭,就必須能培養出優秀卓越的創造性人才,這也自然能夠在全世界範圍內吸引到最優秀的人才,強化其硬實力和軟實力,美國成功的秘密在于此。若沒有二戰後大批歐洲科學家、思想家的湧入美國,就不可能有今天美國和美國大學在全球占據的優勢地位。

  正是在這場越來越激烈的全球化競爭中,我們才陷入到“錢學森之問”(“爲什麽中國大學培養不出傑出人才?”)的焦慮中。中國卷入全球化程度越深,全球化競爭越激烈,我們對人才的渴求也就越迫切,我們對中國大學施加的壓力也就越大。

  強世功教授認爲,雖然我們的教育面臨很多問題,但必須肯定在短短幾十年中教育取得巨大成就,包括成功吸引到全球優秀人才加入到中國教育體系中。今天,中美之間之所以引發貿易戰是因爲中國的發展已經從下層資本主義開始邁向上層資本主義,中國在科技、金融、法律規則等領域取得了長足的進展,開始打破美國對上層資本主義的壟斷。這也從反面證明我們在人才培養和人才吸納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而歐美國家來華留學生的逐步增加也是一個例證。

  強世功教授強調全球化時代,人才培養也必須從全球化的角度看。今天,中國的海外留學運動已經從研究生、本科發展發展到高中階段,中國大學如何才能吸引到最優秀的中國學生乃至最優秀的留學生,成爲中國教育改革必須面對的問題。

  正是從全球化的角度看,今天全球已經成爲一個流動的整體,資本、技術、産品和人才都在全球進行流動。每個國家都在努力吸引全球的資金、技術、資本和人才。而這種全球流動的整體並不是以國家爲單位,而是以城市爲單位,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國際性大都市。

  強世功教授特別推薦《超級版圖》這本書,強調整個全球化的流動實際上是由十幾個國際性大都市連接而成的。比如紐約、華盛頓、北京、上海、香港、新加坡、柏林、巴黎、倫敦等這些國際性大都市構成的網絡節點疏通了全球化的整體流動。而中國也在不斷地推動城市帶的建設,建設更多的推動全球流動的大城市節點。從這個角度看,只有能夠爲這個全球流動網絡持續提供精英人才的大學才能夠成爲“世界一流大學”。

  今天,中国能够为上述国际性大都市网络之间的流动持续提供精英人才的是哪个大学呢? 首先毫无疑问是北大和清华。

  然而,北大和清華作爲中國的一流大學過去僅僅在爲美國等西方大學提供初級産品,往往是這兩個學校最好的本科生在經過初級加工之後進入西方大學進行升級和再加工,然後進入到全球國際大都市的網絡中。

  強世功教授認爲,中國大學要成爲世界一流大學,不僅在于能爲西方一流大學提供優秀的本科生,而且在于自身能夠培養出世界一流的人才,從而吸引西方國家的精英人才進入中國大學來深造。只有最終結束目前這種從中國向西方的單向留學運動,中國大學才能真正成爲世界一流大學。

  正是爲了邁向世界一流大學,中國大學教育在改革開放後短短幾十年中就經曆了兩次大規模的改革運動。

  第一阶段的改革是从1998开始的,在“科技兴国”“、“人才强国”战略的引导下,中国大学改革的重点就是从苏联模式转向德国研究型大学模式。这个阶段非常重视研究生教育,强调国际化、强调學術发表和科研項目。

  2004年北京大學教育改革大辯論中,表面上是學習美國大學教育管理理念,其實學的是其研究型大學的教育管理理念。這個階段上,中國大學掀起了合並風潮,專業性學校紛紛合並爲綜合性大學。

  第二個階段就是從提出通識教育理念開始,學習西方大學本科教育中的通識教育理念,也意味著逐漸回歸到中國古典傳統的通才教育理念中。

  2014年习总书记来北大开始,中国大学教育的目标开始从强调研究生教育的研究型大学模式转向强调本科教育,确立了”立德树人“这个通识教育的基本理念。而随后在十三五规划中正式提出“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相结合”的教育理念, 目前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也是在全面推动教育理念的转型。

  那麽,爲什麽全球化推動的人才競爭最後竟然落實在通識教育上?那就要真正理解什麽才是“通識教育”。強世功教授提醒大家,目前人們對于“通識教育”有很多似是而非的片面理解,甚至不少人將其與“素質教育”等同起來,認爲就是要擴大知識面,多一點見識,多了解一些專業知識之外的文化藝術知識,從而提高人文素養。而他認爲,通識教育的理念不是簡單的知識問題或素養問題,涉及到人與動物相區別的根本哲學問題。

  通識教育是塑造完整的、健全的、真正的人的教育。而人與動物區別就在于動物靠本能生活,而人通過語言、思想和智慧而對最美好的生活有一種想像、思考和建構。

  因此,人必須回答宇宙的真理是什麽,什麽樣的生活才是最好的生活這個根本的哲學問題。由此,動物沒有自由,而人的自由就是在如同神那樣最好的生活與比動物還要野蠻的生活之間的沈浮。

  由此,通識教育就是教人什麽追求宇宙世界的真理,追求過最好的生活。通識教育就是推動人心不斷向上,避免人心的墮落。

  這個定義看起來抽象,但是如果用這個標准來衡量,恰恰可以看出今天中國大學和中國人生活的全部結症所在,即大學生變成了“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努力進入到金融和法律這些領域中,謀算怎麽找份好工作,而他們所能理解的最好生活往往是財富的堆集,這不過是動物式滿足本能欲望的生活方式,缺乏人心向上、向善、朝向美好的生活能力和生活願景。

  如果中國的大學生缺乏對探索宇宙真理的興趣和熱愛,怎麽可能培養出偉大的科學家和發明家?如果中國大學生對怎樣的生活才是最美好生活這個問題缺乏思考的熱情和探求的動力,怎麽可能産生偉大的思想家、藝術家和政治家?

  所以,通識教育看起來抽象,但恰恰回到人心的根本問題,只有把人心中的自由創造這個根本問題解放出來,讓大學生擺脫動物式的物質欲望,他們才能真正展現出被社會力量所壓抑的人心中本身所具有的朝向美好的想象力、創造力和行動力。

  在這個意義上,大學教育教育就是抵抗社會上陳腐的觀念和欲望,把人的自由想象力和創造力激發出來。正因爲如此,通識教育在西方古代也被稱之爲“自由教育”。

  强世功教授特别强调通识教育關注人格完善、德性养成,但这一切都要通过心智的提升来完成。具体而言就是培养三种心智能力:

  第一种是逻辑思维能力。逻辑思维不仅仅体现在理工科,其实任何学科都有。这种能力是我们理解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的奥秘或运行法则的必备工具。和西方古典的“七艺”相比,中国古典教育中缺乏的就是这种逻辑和科学的教育,以至于中国今天學術研究缺乏“科学精神”,国家治理也缺乏理性化和科学化的精准。这与我们理工科教育的方法有关系。

  我们理工科教育是告诉你公式和原理然后去熟练运用。这可以培养出一流的工匠,但难以培养出科学家,因为科学家需要的是科学思维和科学精神,即關注的不是得出正确的结论是什么,而恰恰是对这种结论充满怀疑,从而注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过程和方法本身是不是正确的。

  因此,真正科學精神乃是對任何結論的懷疑態度,只有這種懷疑才能推動科學技術的創新。

  第二種就是想象力。從古代的屈原、史記到唐詩,到金庸武俠和《三體》,證明中國人有對美好生活的豐富想象力。我們今天在這個領域落後于西方,很大原因是喪失了對中國文化塑造美好生活的信念,而亦步亦趨的模仿西方,然而這種亦步亦趨的模仿恰恰限制了中國人的自主性、自信心和想象力,這在中國的思想、藝術和電影領域中表現最明顯。而這種思想的想象往往要閱讀文明經典、與大師對話,習慣于思考宇宙人生的永恒問題,從能得到心智訓練和思維的提升。

  第三個是關聯創新能力,就是在紛繁複雜的表現現象背後把握住內在關聯的能力。要培養這種能力就必須打破專業壁壘,讓不同學科的思維方法之間進行交流互動,從而提供新的解決問題的思路。當年蘇聯模式專業過度劃分之後形成專業思維壁壘的弊端就體現在這個地方,缺乏問題關聯的能力,缺乏創新能力。

  強世功認爲,中國今天在經濟上發展了、科技上進步了,但人民在精神文化上很空虛,這些年在宗教、文化、娛樂領域中中的亂象最能說明這個問題。大家除了簡單化地羨慕西方文化,喪失了思考美好生活信心和能力。

  今天中國處在曆史上物質最豐腴的時代,但卻成爲精神最脆弱、貧乏和蒼白的一代,而公權力的腐敗、新興商業階層的墮落和文化精英的精神迷失要爲這個時代承擔責任。

  強世功教授認爲,要定義何爲好的生活,必須回到哲學思考上,回到文明傳統上來。文明說到底是一種自我認定的美好生活方式。這種生活方式體現在器物、制度、文學藝術等一切事物裏面,包含了最高的精神追求。那我們怎樣探索中華文明所奠定的美好生活方式呢?強世功認爲,文明凝練在經典之中。要判斷一個國家、民族是否擁有文明,就要看它有沒有永恒的經典。

  因此,通識教育必須從經典開始,通過認真閱讀和理解中華文明典籍,重建中國人的精神信仰、生活信念和生活方式。

  強世功教授在擔任北京大學教務部副部長就負責全校通識教育改革,他也順便介紹了北京大學通識教育改革的成就,包括淡化專業,強調自主選擇,促進專業交叉,以及經典閱讀、大班授課和小班討論的上課模式等。

  強世功教授特別指出,本科生直接進入法律專業本身就違背通識教育的基本規律。在美國,商學院、法學院、政府管理學院和新聞學院這些職業化的教育都是在研究生階段,恰恰是實現通識教育的理念。而在中國大學招生中,最好的本科生紛紛選擇職業化的法律和商業管理專業,對大學教育通識教育産生巨大的負面影響。

  而中國法學院、經濟管理學院畢業的本科生在全球市場中與美國商學院、法學院畢業生競爭中的重要差距就在于我們的學生由于缺乏通識教育而缺乏想象力和創造力。因此馬雲直言不諱地批評北大清華經管學院的畢業生是有道理的。

  通識教育的缺乏導致我們不僅缺乏偉大的科學家、思想家,也缺乏偉大的企業家和法律家。

  因此,他給法學院本科生的的建議是盡快改變學習習慣,要將高中階段背誦各種知識點的能力轉化成邏輯思維能力、想象能力和關聯思維能力的培養,尤其是要意識到本科讀法律的弊端和弱點,自覺地利用北大的人文學科優勢強化對人文思想經典的閱讀。

  而對于法律研究生,他的建議是要學會自主決策、規劃清晰的職業路徑,並以此來自主地進行安排自己的學習。

  他還對二者提出了一些共同建議:

  第一,要學會將知識轉化成能力,學會深度閱讀,讀懂一本經典勝過大量低水平的閱讀,尤其要思考作者是怎麽想的、爲什麽這麽想、爲什麽這麽寫,你爲什麽不同意其觀念,只有這樣才能獲得思維能力的訓練。

  第二,要從被動接受知識轉向主動思考問題,根據自己專業背景和未來職業主動構建知識體系。比如將來想做商業律師的同學要主動學習會計、商業管理等領域的知識,而想從事公務員的同學主動學習社會科學知識,包括學會統計學。

  第三,要從知識積累和使用轉向知識創新。這就需要培養其科學懷疑的態度,培養其想象能力和關聯能力,才能想一些別人想不到的事情。

  最後,強世功教授希望大家把眼前的問題和長遠的問題聯系在一起,簡單來說就是一定要注意身心健康。

  法律傳統、法律教育與法理學

  談完了大學教育的不同模式、面臨的挑戰和改革以後,講座進入了最後一個部分——法理學的學習。強世功教授並沒有一開始就向大家介紹具體的學習方法,而是對比了不同法律傳統下的法律教育,讓大家根據不同的職業目標確立學習重點。

  強世功教授認爲,學習法律之前,首先要明白全球大陸法系和普通法系在法律教育中存在的不同之處。

  首先,二者的知識體系不同,大陸法系注重自然理性,法律教育像理科一樣是一整套科學體系,而普通法系重視經驗和手藝,法律更像一門藝術。

  其次,二者的思維方式不同,大陸法系強調的抽象的邏輯思維能力,而對普通法系來說,最重要的是想象力、思維關聯能力和說理論辯能力,只有閱讀普通法經典判例才能領悟這種能力。

  最後,二者的開放程度不同,大陸法系的法律教育是一個封閉的知識體系,而普通法系的法律教育是非常開放的,鼓勵法學院的學生讀一切學科的東西,尤其法律與社會科學這樣的交叉學科的影響力非常大。

  这种区别从两个法律体系法理学的内容也可以看出,对于大陆法系来说,法理学是传统中国讲的律学(Jurisprudence),概念法学、法律教义学的痕迹非常浓厚。而普通法系的法理学往往强调法律理论(legal theory),甚至是关于法律的各种理论,比如法律经济学、法律社会学就非常发达。法律的全球化实际上也是法律的美国化,欧洲大陆法系国家也开始纷纷采纳美国式的普通法教育模式。

  中國的法律教育情況很複雜,因爲中國的法律制度融合了這兩種傳統。新中國成立後,作爲一個後發國家要盡快地建立法律制度,大陸法系無疑是更有效地的。

  但改革開放後中國加入WTO,受到美國影響,普通法系的重要性又開始凸顯。所以,今天中國的法律教育將是兩種傳統的混合,法學院內部不同專業之間往往很難相互溝通。

  刑法、民法領域中德國日本等大陸法系國家的法學思想和法律教育理念占主導地位。然而,在公司法、證券法、金融法和國際經濟法等部門法中,受到美國的普通法理論的很大影響。然而,憲法、行政法、訴訟法等部門法中的情況更複雜,因爲中國政治體制、司法體制是按照大陸法系國家建立模式建立起來的,但這些領域的法學理論又都是美國普通法的。由此這些學科領域中的法學理論和制度實踐之間的張力也最明顯。

  具體到法理學的情況,強世功教授認爲,現在中國的法理學也主要分爲兩塊,第一塊是歐陸概念法學與英美分析哲學傳統下形成的法哲學與分析法理學等服務于司法活動的法理學,第二塊是英美普通法系傳統下形成的法律社會學、法律經濟學等更爲宏大社會法學和政法法學。

  同學們在同一個法學院裏聽不同老師的課,就可能注意到這種理論傳統的區別,因爲每個老師都有不同的知識背景和思維方式。同學們只有通過聽課、學習、思考,慢慢掌握中國法學乃至中國法理學的整體面貌。

  在講座接近尾聲時,強世功教授向大家提出了學習法理學的三點具體建議:

  一是知“法”,对“法”的定义和理解不一样,“法理学”的理论内涵就不一样,这也是为什么法理学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法学派别。不同的法学流派对”法“理解不同,所關注的”法“的对象也不同。所以学习法理学,首先要搞清楚每一种法学流派背后的问题意识,弄清楚问题比知道答案更重要。

  二是明“理”,即明白“法”的道理。法律人可以强词夺理,但绝不可蛮不讲理。但问题是什么是“理”,对“理”的理解不同,也会有不同的法理学。比如说,有人认为阐释法条的含义才是“理”,那么就会有法律教义学这样的法理学。有人认为社会科学论证和经验证明才是“理”,那就有法律与社会科学这样的法理学。有人认为只有经验体会才是“理”,那可能就进入到法律与文学的领域中。但无论那一种讲“理”的方式,都有一个传统,要进入这个學術研究传统中才能把握其“理”。因此,法理学是多种多样的,不仅“法”是多样的,而且阐述法背后的“理”的方法也是多种多样的。

  三是问“学”。学习法理学,一定要注意区别“小学”(法条)和“大学”(法理),因此服务于司法过程的法律人的法理学是律学,是“小学”,而只有服务于人类整体秩序的立法者的法理学才是法学,是“大学”。但无论“小学”还是“大学”,都是一门学问,都有自己的问题意识和學術规范,都有其经典作品,因此无论选择哪个领域,都要从经典著作入手来提升思考问题的能力,回应现实问题的能力。

  講座的最後,強世功教授針對課程內容提醒大家,因爲法理學的學習注重經典閱讀,大家在課堂前一定要閱讀文獻並提交讀書報告。提前閱讀的目的不僅是要讓大家提前掌握知識點,更重要的是比較自己閱讀後的理解與老師的講解有何不同,並進一步體會老師思考問題的方式、閱讀經典的方式,甚至挑戰老師思考問題的方式,在相互比較和辯駁中才能真正有所提升。

  強世功教授向大家表達了自己殷切的期望:法理學很難,經典閱讀對同學們智力和心智構成巨大挑戰,但法理學是大家成長爲卓越法律人的高級階梯。正如霍姆斯大法官所言,“靈魂的欲望是命運的先知”。他希望大家可以通過法理學的學習,一起經曆靈魂通向高級階梯的進程。

  

  綜述:徐静婷  沙巴国际平台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