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評論

易繼明:知識産權強國建設的基本思路和主要任務

文章來源:本文发表于《知识产权》2021年第10期。

 

 

摘要:2021年9月22日《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纲要(2021—2035年)》出台,是知识产权事业发展和国家现代化建设的一件大事。《纲要》立足国情,对标国际,以强化保护为政策导向,从知识产权治理现代化的视角全面规划我国知识产权中长期发展。《纲要》以建设现代化知识产权制度体系为核心,通过保护体系、运行机制、公共服务体系、人文社会环境及國際合作等方面建设,并规划八大重点建设工程,来夯实知识产权事业基础,力图建设一个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知识产权强国,支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

 

关键词:知识产权 强国建设 基本思路 主要任务

 

 

引言

 

2008年6月5日,國務院印發《國家知識産權戰略綱要》,知識産權從傳統的私權上升爲國家戰略。2018年,國家知識産權局組織專家學者對戰略實施十年績效進行評估,同時著手考慮2020年後與之相銜接的戰略編制工作。

2020年6月,《知識産權強國戰略綱要》擬定稿上報國務院,並征求國務院各部、委、辦、局的意見。同年10月29日,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五年規劃”和“二。三五年遠景目標”與《知識産權強國戰略綱要》制定規劃期重疊,對戰略規劃提出了更加明確的要求。後來,經過反複修改,名稱中“戰略”改爲“建設”二字,定名爲《知識産權強國建設綱要(2021—2035年)》。2021年9月22日,新華社受命對外發布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知識産權強國建設綱要(2021—2035年)》(以下簡稱《綱要》)。

值此國際形勢日趨複雜、國家大力倡導高質量發展之際,《綱要》發布,業界歡騰,海內外人士備受鼓舞。下面就《綱要》基本思路和主要任務進行闡述。

 

一、建設知識産權強國是新時代的呼喚

 

所謂“知識産權強國”者,曾有爭議:是知識産權之強?還是通過知識産權促進國家之強大?也就是“of”還是“by”的問題。我認爲,其實則包括了三層含義:“第一層含義,是對知識産權本身的質量要求,即要有原創技術、關鍵技術、核心技術和重大技術,有自己的馳名商標和品牌,有具備市場號召力的作品等;第二層含義,是通過知識産權促進國家強大,通過對知識産權進行底層控制,從而獲得高附加值的回報,甚至是制約競爭對手;第三層含義,是借鑒美國通過知識産權、資本和軍事實力引領世界的經驗,使知識産權成爲我國對外發展的軟硬兼具的硬核實力,構建自身知識産權文化並融入國際保護的理念、規則和秩序,實現‘內外兼修’。第三層次的知識産權與制度、規則和文化捆綁,具有深刻的政治含義,能夠增強國家的軟實力。”這就是說,知識産權強國,除了包括第一層“of”的含義和第二層“by”的含義之外,還包括第三層面“in”的含義。誠然,在這三層意義上,我國都取得了較好成績,並進一步向更好發展,向更高邁進。

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國搭建起了知識産權保護的基本框架體系。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0),知識産權制度與國際規則全面接軌,並助力中國經濟向全球拓展,獲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將知識産權保護工作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特別是黨的十九大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進入新時代,知識産權保護工作得到進一步強化。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保護知識産權就是保護創新”的理念逐漸深入人心,知識産權逐漸成爲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內生動力和發展引擎。核心專利、知名品牌、精品版權、優良植物新品種、優質地理標志、高水平集成電路布圖設計等高價值知識産權擁有量大幅增加,遺傳資源、傳統知識和民間文藝的利用水平穩步提升。根據國家知識産權局公布的數據,2021年上半年,我國發明專利授權33.9萬件。截至2021年6月底,我國發明專利有效量爲332.4萬件,其中國內(不含港澳台)發明專利有效量爲245.4萬件,同比增長23.0%。2021年上半年,我國商標注冊372.4萬件。截至2021年6月底,有效注冊商標量爲3354.8萬件,同比增長22.4%。此外,2021年上半年,我國集成電路布圖設計登記發證7629件,繼續保持較快增長。這些數據表明,“我國主要知識産權指標符合預期,知識産權事業發展保持平穩。這一成績,再次表明新冠肺炎疫情不會改變我國産業轉型升級的發展趨勢,不會改變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也充分展現了我國市場主體複工複産加快、發明創造活力不減的良好態勢,體現出創新驅動蘊含的無限潛力。”與之相適應的,商業秘密保護水平顯著提升,我國知識産權保護效果、運用效益和國際影響力顯著提升,全社會知識産權意識大幅提高,湧現出一批知識産權競爭力較強的市場主體,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知識産權發展之路。

2020年11月3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五次集體學習時肯定了走中國特色知識産權發展之路所取得的成就,並提出要繼續堅持走這條道路,而且對知識産權保護工作提出了六個方面的具體要求。與此同時,習近平總書記高屋建令瓦,強調知識産權保護工作關系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關系高質量發展,關系人民生活幸福,關系國家對外開放大局,關系國家安全。此一重要論述,進一步揭示出知識産權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重要作用,說明了下一步應該走知識産權與經濟社會融合發展的強國之路。

事實上,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一直是與知識産權制度建設相輔相成的。從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起知識産權制度基本框架搭建,到二十一世紀逐漸形成適應國際規則體系的基本制度,既促成了我國成爲一個知識産權大國,也促進了我國科技、貿易、産業、經濟和文化等領域的進步與發展。但我們應該清醒地認識到,我國依然面臨著知識産權“多而不優、大而不強”的局面,在工業制造、農業生産、商業活動、文化發展、技術開發和科學研究等領域,知識産權整體質量效益還不夠高,國際競爭力還不夠強。在“一超多強”的知識産權國際格局中,我們尚處于向“多強”進軍的爬坡階段。而這一階段中,世界正經曆著第四次工業革命,科學技術迅猛發展,以大數據、人工智能、生物技術等爲代表的新技術突飛猛進,國際競爭新優勢越來越體現在創新能力上。同時,我國所面臨的國際形勢日趨複雜,不穩定性、不確定性因素(如新型冠狀病毒全球蔓延等)明顯增加,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與知識産權有關的貿易體制和國際關系正在重新建構和塑造之中,知識産權已經成爲國際競爭力的核心要素和國際爭端的焦點。典型的,就是美國特朗普時期以知識産權爲“大棒”打壓中國,由此産生了不尋常的中美貿易爭端或稱“貿易摩擦”,甚至直接演變爲各種形式的“貿易戰”“科技戰”“人才戰”等。

從根本上講,我國知識産權制度體系需要進一步完備,知識産權領域治理結構需要進一步完善,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需要進一步提高,創新文化和知識産權文化發展的社會環境需要進一步培育,中國知識産權的國際地位和作用亟待加強。解決這些問題,一方面取決于我們如何認識中國與世界的關系;另一方面,取決于我們如何做好自身的知識産權強國建設。前者,涉及到國家定位以及國家發展方針的確立問題;後者,是根據我們自身定位和發展方針,踏踏實實地做好自身建設問題。

 

二、知識産權強國建設的指導思想、工作原則和發展目標

 

(一)指導思想

 

《綱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指導,全面貫徹了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五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精神,通過法治化方式,運用市場手段,統籌國內外,旨在將我國從一個“知識産權大國”建設成爲“知識産權強國”,並通過知識産權促進經濟社會全面進步與高質量發展。

《纲要》第二部分《总体要求》之(一),用一个自然段、一个长句,对于“指导思想”进行了整体表述:“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紧紧围绕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改革创新为根本动力,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根本目的,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牢牢把握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最重要的内容和提高国家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打通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管理和服务全链条,更大力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國際合作,建设制度完善、保护严格、运行高效、服务便捷、文化自觉、开放共赢的知识产权强国,为建设创新型国家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提供坚实保障。”熟悉体制话语的人,能够很清晰地知道这一句话的核心是什么,表达了什么意思。但对于一般读者,需要仔细研读。这里,本文将这句话理解为以下四个层次。

第一層次,明確知識産權強國建設是黨中央的統一領導之下,以核心思想理論指導,以中共中央總攬全局的戰略爲基礎全面推進。這其中,又包括以下三個方面:

(1)核心思想: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2)貫徹精神:黨的十九大及其曆屆全會精神;

(3)圍繞全局: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

第二層次,與國家現階段發展狀況相適應,從經濟高速增長轉入調整結構、提升質量之經濟轉型,整個發展基調和發展模式也會跟著轉變,這既是發展階段提出的新要求,也是知識産權強國建設的著力點。同時,國家建設方式和根本性建設目標、目的,是知識産權強國建設的基本方向。這兩方面,實則包括以下六個方面:

(1)總基調:穩中求進;

(2)主題:高質量發展;

(3)主線: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4)根本動力:改革創新;

(5)根本目標:支撐創新型國家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建設;

(6)根本目的: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

第三層次,涉及知識産權強國建設的基本站位。無論是理念先導,還是發展階段使然,這是理解知識産權強國強國建設的基礎。這一層次,包括以下三個方面:

(1)立足點:新發展階段;

(2)理念:新發展理念;

(3)格局:新發展格局。

第四層次,知識産權強國建設的具體政策、方式和目標,包括三個方面:

(1)政策取向:加強知識産權保護即所謂“強保護政策”;

(2)建设方式:打通“创造、运用、保护、管理、服务”全链条+强化國際合作;

(3)建設目標:制度完善、保護嚴格、運行高效、服務便捷、文化自覺、開放共贏的知識産權強國。

這四個層次,敘述模式從宏觀到微觀,而具體建設路徑則是從第四層次著手,拱衛並支撐上一層次。同時,這四個層級交織在一起,彼此呼應,形成結構式的知識産權強國建設之指導思想。

 

(二)工作原則

 

《綱要》第二部分《總體要求》中,對知識産權強國建設的工作原則用了四句話進行表述:依法保障,嚴格保護;改革驅動,質量引領;聚焦重點,統籌協調;科學治理,合作共贏。這四句話含義,分述如下。

 

1.法治保障,嚴格保護

 

依法治國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和重要保障。知識産權事業的各方面工作都應該在依法治國、依法行政的法治軌道上開展。而且,進一步明確提出了“嚴格保護”(或稱“嚴保護”“強保護”)的政策傾向。事實上,法治原則在知識産權領域的基本要義就是,我們不僅要進一步完善知識産權有關立法,使之更好地服務于中國現階段發展目標,而且應該在知識産權的司法保護、行政保護、協同保護等方面嚴格依法辦事,不縱不枉,在依法嚴格保護知識産權的同時,妥善平衡知識産權相關主體的利益,在法治實踐中實現社會公平正義。

 

2.改革驅動,質量引領

 

這一表述以問題導向爲基礎,表達出了強烈的問題意識。知識産權領域尚存在體制和機制問題,需要制度優化;知識産權整體表現爲“質次量多”,需要質量引領,並推動高質量發展。知識産權作爲一種民事權利,應該更多地通過市場機制來優化資源配置。同時,知識産權作爲一種公共政策資源,其制度設計的重要內核是激勵社會主體的創新,讓創新成果應該在市場機制和法治環境下通過知識産權制度得到充分的法律保障。另外,我們也要充分利用市場機制和法治環境,引領高質量知識産權的發展,爲經濟社會的高質量發展提供不竭的動力。

 

3.聚焦重點,統籌協調

 

與美國全面發展不一樣,中國過去一直堅持的是“有所爲,有所不爲”的發展思路。誠然,相較過去,我們現在的展開面也在逐步拓寬,逐漸有向“全面發展”的態勢,但是,我們必須聚焦重點,突出重點。這一點,在知識産權領域也不例外。一方面,知識産權事業應當服務于國家重大需求,解決“卡脖子”問題,在關鍵技術、核心技術和基礎研究領域進行突破,服務于“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的科學技術使命。另一方面,知識産權與經濟社會各方面密切相關,我們要統籌協調經濟社會各個方面,將知識産權要素與科技、文化、産業、貿易、經濟、外交等領域相融合,充分發揮知識産權對經濟社會全面發展的支撐和引擎作用。

 

4.科學治理,合作共贏

 

知识产权事业发展要尊重科技创新规律,尊重知识产权规律,科学决策。这涉及知识产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问题。同时,知识产权制度的国际化程度较高,应该立足国内,面向世界,惠及全人类。所以,我们要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从国际视野谋划知识产权的改革和发展,从开放包容视角加强國際合作,让知识产权最终能够增进人类的共同福祉。

 

上述原則,實則包含“法治化”“市場化”和“國際化”這三個方面的基礎性原則,也包含了“強化保護”“提高質量”“融合發展”的內在性要求。基礎性原則和內在性要求表現在“面”上,就是知識産權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而集中在“點”上,就是重點突破。而“點”與“面”的結合,就是知識産權強國建設工作原則的出發點。

 

(三)發展目標及組織保律

 

1.發展目標

 

《綱要》第二部分《總體要求》對知識産權強國建設的發展目標進行了說明。按照《綱要》要求,知識産權強國建設以2025年爲分界點,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爲2021至2025年,也是《“十四五”國家知識産權保護和運用規劃》推進的五年。這一階段,總體上是知識産權保護更加嚴格,社會滿意度達到並保持較高水平,知識産權市場價值進一步凸顯,品牌競爭力大幅度提升,一些知識産權基本指標持續上升。這些預期性指標是:專利密集型産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達到13%(2019年值爲11.6%),版權産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達到7.5%(2019年值爲7.39%),知識産權使用費年進出口總額達到3500億元(2020年總額3194.4億元),每萬人口高價值發明專利擁有量達到12件(2020年爲6.3件)。有些指標如知識産權保護社會滿意度,“十三五”規劃末已達80.05分,基礎數據已經較高,除了進一步沖擊更高指標(“十四五”規劃至2025年預期分值爲82分)之外,還要保持較高水平。第一階段建設目標,相對而言,有些指標能夠被量化、被考核,因此規劃也較爲具體。

第二階段爲2026年至2035年,這十年的建設目標,相對寬泛一些。而且,因爲預期長遠,指標現在尚難具體化或者量化。但總的說來,到2035年,我國知識産權綜合競爭力跻身世界前列,成爲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知識産權強國:建成完備的知識産權現代化制度體系,知識産權促進創新創業蓬勃發展,全方位、多層次參與知識産權全球治理,全社會知識産權文化自覺基本形成。

通過《綱要》文本,我們能夠發現對“知識産權強國”的修辭用語,在指導思想層面和發展目標層面,有些表述上的不同:如上所述,指導思想層面對于建設目標的描述是“制度完善、保護嚴格、運行高效、服務便捷、文化自覺、開放共贏的知識産權強國”;而這裏對發展目標的描述則是“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知識産權強國”。表述不同,側重點也有所區別:前者,是多維建設的視角;後者,則是中國與世界比較的視角。

 

2.組織保障

 

爲了實現《綱要》提出的發展目標,必然要加強組織領導和條件保障,並將知識産權強國建設工作納入考核評估範圍。《綱要》第九部分《組織保障》對此進行了部署。

第一,在组织领导方面,一是加强党的领导;二是发挥国务院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作用;三是建立统一领导、部门协同、上下联动的工作体系。在强有力的组织领导体系之下,建立知识产权强国建设与国民经济和社会發展規劃、重点专项规划及相关政策相协调的工作机制;结合实际,制定实施《纲要》的年度推进计划,统筹部署相关任务措施,逐项抓好落实。

第二,條件保障方面,首先要有中央和地方的財政保障,支持《綱要》實施工作。其次,綜合運用財稅、投融資等相關政策,形成多元化、多渠道的資金投入體系。再次,“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突出重點,優化結構,保障任務落實。另外,對在知識産權強國建設中作出突出貢獻的集體和個人依法依規給予表彰,增強科研工作者的榮譽感。

第三,考核評估方面,首先要實事求是,根據國內外形勢和實際情況,國家知識産權局會同有關部門建立《綱要》實施的動態調整機制。在此條件下,建立五套考核評估機制:一是開展年度監測和定期評估機制;二是對任務落實情況進行督導檢查,並納入相關工作評估機制;三是重要情況及時向黨中央、國務院請示報告機制;四是黨政領導幹部和國企領導班子知識産權相關工作考核機制;五是各級地方政府建立知識産權強國建設工作督查考核機制。

 

三、知識産權強國建設的主要任務

 

知識産權強國建設的主要任務體現在《綱要》第三、四、五、六、七、八部分,分別提出的建設內容爲:面向社會主義現代化的知識産權制度;支撐國際一流營商環境的知識産權保護體系;激勵創新發展的知識産權市場運行機制;便民利民的知識産權公共服務體系;促進知識産權高質量發展的人文社會環境;以及深度參與全球知識産權治理。這六個部分,由內及外;前五爲內,最後爲外。國內建設之核心,是建立現代化的知識産權制度體系;綱舉目張,余四者皆可由之導出;國際建設意在建立全球知識産權治理體系,但國際秩序建構不可能完全由我國主導、自主建設而成,故而,僅提出“深度參與”而已。

 

(一)面向社會主義現代化的知識産權制度

 

知識産權制度建設可以分靜態和動態兩個視角衡量。從靜態上看,需要建立完備的知識産權管理體制、法律體系和政策體系;從動態上看,要建立相應的動態立法機制。《綱要》從法律體系、管理體制、政策體系和回應性規則體系四個方面,提出了建設要求。

 

1.法律體系

 

改革開放以來,在內生需求與外界施壓的共同作用之下,我國知識産權制度實現了從無到有的突破,並逐漸適應國際規則,已經基本完備。但是,當前的制度供給對于強國建設的支撐依然不夠充分,仍需進一步完善。《綱要》主要從以下幾個方面加以規劃。

第一,制定知識産權基礎性法律。《綱要》提出,“開展知識産權基礎性法律研究,做好專門法律法規之間的銜接,增強法律法規的適用性和統一性。”緣何僅爲“開展知識産權基礎性法律研究”,而不是直接“制定”?《綱要》征求意見時,或以爲,知識産權基礎性法律即爲《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等單行法,而單行法之間銜接、統一或協調,于立法者、法官之內心。此論非也!知識産權法域中,單行法林立,《民法典》未能統合基礎,缺乏基本理念、價值構造及基礎架構,需要制定《知識産權基本法》,以確立知識産權領域基本方針、基本原則、治理結構及其基本架構,並解決單行法缺乏系統性、協調性和延展性問題。

第二,完善知識産權單行法體系。適應經濟社會發展需求,對現有法律進行修改和完善,並注重法律之間的協調性。《綱要》提出從三方面予以展開:(1)對較爲成熟的《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等法律,根據實際情況及時修改;(2)對存在單獨立法需求的地理標志、外觀設計等,探討制定專門法律法規的可行性;(3)完善規制知識産權濫用行爲的法律制度,促進知識産權法與競爭法、科學技術進步法等協調發展。

第三,針對社會發展中出現的新問題以及尚未充分立法的領域,需要適時開展立法工作,構建響應及時、保護合理的新興領域和特定領域知識産權規則體系。一方面,需要加快大數據、人工智能、基因技術等新領域新業態知識産權立法,盡快確立互聯網、算法、數據、開源、人工智能、商業方法等領域的知識産權保護規則;另一方面,也要注重遺傳資源、傳統知識、民間文藝、中醫藥等領域知識産權保護和運用規則的完善,充分挖掘我國知識産權優勢資源。

第四,建立健全符合知識産權審判規律的特別程序法律制度。從2013年開始進行的知識産權司法體制改革,已經取得了較大成就。針對困擾司法實踐的知識産權訴訟程序不完善、賠償數額低等問題,《綱要》提出要研究建立健全符合知識産權審判規律的特別程序法律制度,擴大保護客體,提高保護標准,全面落實懲罰性賠償制度,爲下一步知識産權司法體制改革與完善指明了方向。

 

2.管理體制

 

《綱要》對知識産權行政管理體制的要求是職責統一、科學規範、服務優良,從以下幾個方面展開:一是中央與地方知識産權管理體制方面。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明確要求適當加強中央事權,構建從中央到地方權責清晰、運行順暢、充滿活力的工作體系。《綱要》明確加強中央在知識産權宏觀管理、區域協調和涉外事務統籌等方面的事權,並提出根據國家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編制和實施區域知識産權戰略。與國家強國建設目標一致,《綱要》也注重發揮地方積極性,要求地方加強知識産權強省、強市建設,促進區域知識産權協調發展。二是提升知識産權審查質效。實行審查官制度,建立國際一流的審查機構,優化專利商標審查協作機制,提高審查質量和效率。三是建立政府監管、社會監督、行業自律、機構自治的知識産權服務業監管體系。

除此之外,問題比較突出的知識産權宏觀決策力不足、協調機制成本過大及“條條分割”現象突出,還一定程度上存在,也呈現出了一些弊端,但《綱要》這裏沒有提及。例如,《綱要》同時提出“地理標志保護工程”(《綱要》第四部分之(十))和“地理標志農産品保護工程”(《綱要》第五部分之(十二)),就是因爲地理標志管理依然分散在國家知識産權局、農業農村部等,導致“條條分割”現象。誠然,管理體制中有一個重要的抓手,即“一流專利商標審查機構建設工程”,對標的是“國際一流”或稱“世界一流”,建設中能夠體現出“中國特色”,這是中國制度優越性能夠有所作爲的,也是提升知識産權審查能力的根本性舉措。

 

3.公共政策

 

《綱要》提出構建公正合理、評估科學的政策體系,從以下幾個方面展開:一是堅持知識産權“嚴保護”(或稱“強保護”)政策導向;二是以增加知識價值爲導向完善知識産權權益分配機制;三是完善以強化保護爲導向的專利商標審查政策;四是建立知識産權審查動態管理機制,完善審查、注冊、登記政策調整機制;五是健全著作權登記制度、網絡保護與交易規則;六是建立健全知識産權公共政策合法性、公平競爭性審查,以及相應的政策評估機制。這些舉措,雖然零碎,但政策導向的基礎和方向如“嚴保護”“知識價值”等,符合強國建設的目標。從邏輯上講,從嚴格保護産權,到以知識價值導向分配利益,從提升審查、注冊、登記政策動態調整和管理,到著作權登記及網絡規則完善,知識産權公共政策實際上都是行政管理對具體業務的政策指導。除此之外,對知識産權政策本身的合法性、公平競爭性審查,符合目前任何公共政策出台的審查要求。事實上,公共政策審查中還有一項適當性(包括國際規則的適應性)審查,也即由此形成的合法性、適當性、公平競爭性之“三性”審查,也適用于知識産權政策審查。而且,從強國建設目標動態調整角度來說,知識産權公共政策實施績效評估工作,也應及時跟進。

 

4.響應性規則體系

 

對于新興領域和特定領域的知識産權規則,《綱要》提出要建立一個響應及時、保護合理的規則體系。響應性所“響應”者,一是面向“未來”之新興領域;一是面向“傳統”之特定領域。這兩個領域,看似泾渭分明,但也存在一定的交織,如中醫藥適應專利制度之現代性轉換;而各自領域之內,客體複雜、權界不清,探索性較強,如下所述,交織部分就更多了。

在新興領域,《綱要》具體提出了幾點:(1)建立健全新技術、新産業、新業態、新模式(所謂“四新”)知識産權保護規則;(2)探索完善互聯網領域知識産權保護制度;(3)研究構建數據知識産權保護規則;(4)完善開源知識産權和法律體系;(5)研究完善算法、商業方法、人工智能産出物知識産權保護規則。從一定意義上說,“四新”規則是一般性規則,後面所提出的具體規則、體系或者制度中,主要涉及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其實,因爲科技發展之變動不居,並不排斥生物技術、生命科學等帶來的一些新問題之後,知識産權制度所應予以的及時回應。

在特定領域,《綱要》從遺傳資源、傳統知識、民間文藝及非物質文化遺産等方面提出建設方案:(1)加強遺傳資源、傳統知識、民間文藝等獲取和惠益分享制度建設;(2)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産的搜集整理和轉化利用;(3)完善中醫藥知識産權綜合保護體系,推動中醫藥傳統知識保護與現代知識産權制度有效銜接,建立中醫藥專利特別審查和保護機制,促進中醫藥傳承創新發展。“中醫藥”是我國特有的傳統知識,一方面要傳承,另一方面要創新,還要加強國際規則適應性的現代性轉換,具有較大的挑戰性。

 

5.簡要評析

 

《綱要》主要任務是構造現代化知識産權制度,實現知識産權法治現代化。而法治的實現,需要在穩定性與靈活性之間取得平衡:“一方面,法治表示對法律的確定性和穩定性的需求,以便人們得以相應地規劃和組織他們的安排;但是,另一方面,法治又強調需要法律保有某種靈活性並且能夠讓自身適應公共觀念的變化。”自人類進入知識社會以來,社會生活與法律關系不斷受到科學技術新發展所帶來的沖擊,這對法律的靈活性、響應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響應性成爲知識産權現代化治理結構的主要特征之一。事實上,法典化運動在經曆了十八九世紀第一階段法典化、二十世紀特別立法“解法典化”之後,進入第三階段即原則性法典與法律規範的結合,目的就是在法律的穩定性與靈活性之間獲得平衡。《知識産權基本法》順應了法典化運動的這一潮流,也符合知識産權作爲私權在現代社會權利生長的曆史邏輯。

因應技術變遷與社會發展,一方面適應法典模式的轉換,制定“原則性”法典(如《知識産權基本法》);另一方面,世界範圍內知識産權領域立法、修法活動頻繁。我國知識産權單行法立法模式容易出現混亂、不協調現象,而且立法能力不足,立法的滯後性問題依舊突出,《專利法》《著作權法》《商標法》等平均十年左右的修法周期即最爲明顯的體現。《綱要》引入了動態立法機制,是對這一問題的有效回應。具言之,要及時對知識産權法律和法規開展合法性和適當性審查;同時,加強立法的科學性和體系化,推進法律和法規的廢、改、立、釋,以適應技術變遷、商業模式發展、國際規則和市場環境的變化。

與動態立法機制相對應,對知識産權公共政策也應該建立合法性、適當性、公平競爭審查制度。《綱要》提出建立知識産權公共政策評估機制作爲保障措施,下一步,還需從評估主體、評估範圍、評估標准、評估程序、法律責任、銜接機制等角度提出更爲細化的方案。

另外,管理體制涉及現代化治理,本人曾提出的建立集中統一的知識産權行政管理體制建議,對2018年知識産權機構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如上所述,改革仍然不徹底,制度弊端依然存在。如何讓決策更有權威性,更具有執行力,即如何做到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系統集成、協同推進”,還需要下大功夫。

 

(二)支撐國際一流營商環境的知識産權保護體系

 

邏輯自洽、結構完備、銜接順暢的知識産權保護體系,能夠提高知識産權保護水平,提升爭議糾紛解決質效,妥善維護各方合法權益,亦方能支撐國際一流的營商環境建設。這是提升知識産權治理能力,建設知識産權強國的應有之義。總體上講,知識産權強國建設是要形成一種制度合力,建立司法、行政、仲裁、調解、行業自治等多元主體參與、協同保護的知識産權大保護格局。

 

1.司法保護體制

 

公正高效、管轄科學、權界清晰、系統完備的知識産權司法保護體制是強國建設的目標之一。《綱要》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一是基礎建設。主要包括知識産權法院組織體系、體制機制、智慧法院、傳統基建和新基建等基礎建設部分。爲此,《綱要》專設高水平知識産權審判機構建設工程,以此爲抓手推進。同時,在審判組織方面,要進一步改進現有的“1+4+24”體系,如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産權法庭要獨立建制;北京、上海、廣州、海南之外,全國範圍內組建知識産權專門法院;在專門法院基礎上,以市場原則組建知識産權派出法庭;與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相適應,按照市場原則,條件成熟的派出法庭,可以升格爲專門法院。另外,與新基建相關的,積極推進跨區域知識産權遠程訴訟平台建設,是智慧法院建設的一部分,也是知識産權跨區域管轄推進的基礎條件之一。二是審判體系建設。按照案件審理專門化、管轄集中化和程序集約化的審判體系要求,各類型的知識産權案件進行專門管轄,集中受理、專門審理,包括建立知識産權民事、刑事、行政案件“三合一”審判機制。三是知識産權審判隊伍(法官、技術調查官等)建設,包括法官的專業化培養和職業化選拔,這是提高審判質效的前提。四是完善知識産權審判規則。統一知識産權司法裁判和法律適用的標准,修改完善相關司法解釋,制定配套的知識産權犯罪案件立案標准。五是加強知識産權檢察業務及知識産權刑事保護。在知識産權檢察業務推進過程中,需要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民行檢察監督等一體化建設,從整體上優化知識産權司法保護體系。

 

2.行政保護體系

 

對行政保護體系,《綱要》提出的建設目標是便捷高效、嚴格公正、公開透明。無論行政保護還是司法保護,都得“嚴格公正”,諸無異議。但與司法保護手段相比,行政保護手段“便捷高效”,卻又存在缺乏透明度問題。《綱要》建設中既要揚長,也需補短,即“公開透明”。《綱要》根據我國實踐,從以下幾個方面建設知識産權行政保護體系:(1)依法科學配置和行使相關行政部門的調查權、處罰權和強制權;(2)建立知識産權糾紛行政調解協議司法確認制度;(3)建立健全知識産權糾紛行政裁決制度;(4)建立完善知識産權侵權糾紛檢驗鑒定工作體系;(5)建立跨區域執法保護協作機制;(6)建立對外貿易知識産權調查機制;(7)建立自由貿易試驗區知識産權保護專門機制;(8)強化知識産權海關保護,推進國際知識産權執法合作;(9)建立統一協調的執法標准、證據規則和案例指導制度;以及(10)加強知識産權行政執法能力建設,包括提升行政執法人員專業化水平、設立行政保護技術調查官、建立行政執法監管平台、提升執法監管智能化等。

《綱要》所列行政保護體系建設內容較爲細碎,重點在于三個方面:一是調查權、處罰權和強制權等行政執法權力配置;二是健全包括行政查處、行政調解、行政裁決等在內的行政保護體系;三是加強執法隊伍、平台、機制和能力建設。這三方面是知識産權行政保護的基礎,也是行政保護效能發揮的關鍵。另外,行政保護體系應當做好與其他保護體系或者機構的銜接,對于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及時移送司法機關,確保“罪刑一致”;同時,也要做好與境外執法部門、國際組織的合作與交流。

 

3.協同保護格局

 

對協同保護格局,《綱要》提出的建設目標是多元主體參與的統一領導、銜接順暢、快速高效;具體而言,就是在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下,“實現政府履職盡責、執法部門嚴格監管、司法機關公正司法、市場主體規範管理、行業組織自律自治、社會公衆誠信守法的知識産權協同保護”(《綱要》第四部分之(十))。《綱要》從四個層面展開:(1)完善知識産權司法、行政、仲裁、調解、公證、鑒定和維權援助體系,明確相關職責、權限、管轄等,相互銜接,形成保護合力;(2)健全知識産權信用監管體系,依法依規對知識産權領域嚴重失信行爲予以懲戒;(3)建設知識産權保護中心網絡和海外知識産權糾紛應對指導中心網絡,健全海外知識産權預警和維權援助信息平台;(4)完善著作權集體管理制度,加強對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的支持和監管。這四個層面工作,核心的抓手是“實施知識産權保護體系建設工程”;而“地理標志保護工程”,如前述及,實則與下面談及的“地理標志農産品保護工程”一體,均爲細分領域的知識産權保護工作及其“加強版”。

總的來看,《綱要》建設協同保護體系(格局)時強調了多元主體參與及其協調配合,旨在打造以市場爲導向、以技術爲支撐、以服務爲理念的多元化知識産權保護模式,而且統籌了國內與國外。于政府部門而言,一方面有必要加強包括仲裁、調解在內的知識産權爭議糾紛解決機制的建設,爲司法保護體系減輕壓力,提升爭議糾紛解決效率;另一方面,適當簡政放權,加強以社會組織爲代表的第三部門的法制化建設,釋放社會組織的活力。于社會組織和大型頭部企業而言,則應當履行相應的社會責任,在政府與企業之間形成“緩沖”,發揮其“橋梁作用”,填補政府職能的局限,及時反映、滿足社會的需求,建立相應的知識産權集中管理、維權援助機制,引導形成良性的知識産權文化。于市場主體而言,一方面應當遵紀守法,尊重他人的知識産權,拒絕知識産權盜版、濫用行爲;另一方面,則應當積極地創造、獲得、行使知識産權,與社會生産生活相融合,同時也積極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4.簡要評析

 

本人曾提出構建知識産權“大司法”體制,通過知識産權司法改革完善審判組織體系和審判機制。司法保護體制方面的推進,大抵沿著這一知識産權“大司法”體制的建設思路。盡管如此,總是不盡如人意。例如,雖然現有的“1+4+24”審判組織體系在最高人民法院、中級人民法院、基礎法庭三個層次都存在,但還不成體系;而且,各級審判組織體系和隊伍建設依然存在極大問題。比較法的角度分析,知識産權巡回法庭是中國法院系統循著知識産權審判規律所進行組織體系建設中的重要一環。它既不同于各主要國家或者地區的專門法院及其上訴機制,又博采衆長,同時也滿足了知識産權上訴機制所要解決的最低限度的問題,即技術類知識産權案件審判標准的統一。誠然,囿于中國官僚科層制的特點及其當下的“編制”問題,知識産權巡回庭的設立並未從體制層面進行徹底的改革,在案件管轄及其審理法上還有諸多的問題需要進一步探討。這也是配合中國知識産權大司法體制建設的過程中需要今後進一步的完善之處。”在後續的調研中發現,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産權法庭沒有獨立建制,除去四位領導,員額法官不過六人而已。不僅法庭辦公場地是借用(而不是“租用”)北京互聯網法院的,而且大部分法官也是從下級法院抽調借用,工薪還在原單位領取。《綱要》要旨,還是繼續推進知識産權“大司法”,從各個層面加強法院基礎建設,從而樹立起中國知識産權司法權威,打造良好的國際形象。

我国的行政保护作为具有中国特色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一直受到其他国家的重点關注。客观上讲,从知识产权治理体系现代化角度和改革方向来看,知识产权行政管理事务“上收”,加强中央事权,但知识产权执法“下沉”,强化地方执法,这是一个大的趋势。但是,地方执法集中在市场监管统一执法领域;在市场监管“综合执法”体系之下,缺乏知识产权专业执法队伍,这是知识产权执法“下沉”后所面临的问题。诚然,《纲要》针对现实中的问题或弊端,开出了不少良方。例如,知识产权行政部门主导的纠纷解决机制中未建立行政调处司法确认制度,2018年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和政府职能调整之后亟待健全行政裁决制度,以及行政执法缺乏“手段”(调查权、处罚权、强制权等行政权力)的问题,《纲要》都积极關注,并提出了相应的解决方向或者方案。

《綱要》在司法保護體制和行政執法措施“雙軌制”之外,提出了“協同保護格局”或“協同保護體系”的概念,實則與此前所用“大保護格局(體系)”一體,只是這裏更強調了彼此的“協同性”。這一提法,與2008年編制並發布的《國家知識産權戰略綱要》所提出的“發揮司法保護知識産權的主導作用”就有很大的不同了。協同保護體系建設中,除了強調“協同性”和體系中的彼此銜接即“系統性”之外,《綱要》更加具體地納入了公證、鑒定、維權援助、信用監管、網絡信息平台等配套建設內容。而且,《綱要》內外兼修,統籌國內外建立相應的知識産權保護網絡和信息平台,爲知識産權“大保護格局”的形成提供了重要支撐,也爲市場主體“走出去”提供了必要的指南。與西方國家“三權分立”中行政與司法之制衡不一樣,我國知識産權保護之所以能夠或者可以建設“協同保護”(“大保護”)格局,最爲根本的因素是我們有中國共産黨的領導。這也是2018年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方向:“形成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黨的領導體系。”

 

(三)激勵創新發展的知識産權市場運行機制

 

《綱要》在知識産權運行機制的規劃中,分創造、運用和運營三個方面進行。

 

1.創造機制

 

创造的基本目标是高质量,而且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这与早期“重数量、重论文”、研发集中在高校科研機構的情形不同,强国建设中的创造追求的是市场转化的实际效果。为实现这种根本性转变,《纲要》从三个角度着手:首先是以质量和价值为标准改变评价机制;其次,培养具有知识产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最后,围绕科技前沿和重点领域培育高价值专利、优良育种技术、精品版权作品及商标品牌等。这三个角度,涉及知识产权的相关产业技术(和品牌)、企业和评价机制三个层面的问题,国家推行科技计划项目时应以此为视角,优化知识产权管理。中小企业是创新领域最为活跃的市场主体,应该建立起相应的发展战略,因此在创造机制中拟定了中小企业知识产权战略推进工程。

 

2.運用機制

 

运用的基本目标是知识产权价值能够充分实现,包括形成高效顺畅的运行机制,促使知识产权价值在第一时间得以实现。《纲要》对此表述较多,核心在于以下几点:第一,激活各类知识产权。培育专利密集型产业,发挥专利导航的作用;做好商标、老字号、地理标志等各类品牌建设,促进相关产业或者区域形成品牌、特色;培育版权发展生态,促进文化产业繁荣。第二,改革国有资本形成的知识产权权属配置与利益分配。扩大科研機構和高校知识产权处置自主权,建立财政资助项目形成知识产权的声明制度。第三,建立知识产权交易价格统计发布机制。第四,开展知识产权试点示范工作。推动企业、高校、科研機構健全管理体系,鼓励高校、科研機構建立专业化知识产权转移转化机构。

 

3.運營機制

 

运营的目标是通过市场化机制充分发挥知识产权价值。要让知识产权价值得以充分发挥与实现,首先需要评估知识产权的价值,然后增强知识产权的流动性,通过建立信息透明的交易平台,形成不同的知识产权融资模式,知识产权价值最后才得以实现。《纲要》规划集中在这三方面:(1)培育国际化、市场化、专业化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提高各类知识产权服务水平;(2)打造各类知识产权交易、融资、服务等运营平台,开展国家版权创新發展建設试点,积极稳妥开展知识产权金融和融资模式创新;(3)完善无形资产评估制度和知识产权服务业分级分类评价体系,形成激励与监管相协调的管理机制。诚然,知识产权运营是高度市场化运用形态,《纲要》提出以知识产权运营体系建设工程为抓手,开展积极探索。

 

4.簡要評價

 

創新是知識産權制度的前提和基礎,激勵創新是制度設計的價值取向。在“科技推動、産業支撐、商貿融合”的價值鏈中,知識産權前連創新、中接制造、後連市場,貫穿于經濟增長的全過程。知識産權市場運行機制中,主要有兩個面向:一是創造;一是運用。運用面向中,第一層次爲促進知識産權成果的實施,側重發揮知識産權的使用價值;第二層次爲運營,促進知識産權市場價值綜合運營,側重發揮知識産權的交換價值。目前,我國知識産權創造領域存在質量不高的問題。同時,在知識産權領域,科技與産業之間、知識産權與經濟之間,“兩張皮”的現象依然十分突出。《綱要》以制度設計爲主集聚知識産權各類創新資源,既重視前端的創新,更應注重市場的運用,高度融合科技、文化、産業、商業、貿易等,推動創新要素在市場中的自由流動,旨在建設激勵創新發展的知識産權市場運行機制。

 

(四)便民利民的知識産權公共服務體系

 

知識産權公共服務的著眼點是便民利民。《綱要》以此爲落腳點,從服務對象即創新主體、市場主體和社會公衆的利益和意願出發,從擴大服務範圍和提高服務能力兩個維度展開,建設知識産權公共服務體系。

 

1.加強服務供給

 

《綱要》對知識産權公共服務的要求是覆蓋全面、服務規範、智能高效,需要在政府引導下全社會參與,實現共建共享,即構建政府引導、多元參與、互聯共享的知識産權公共服務體系。誠然,在知識産權領域,公共産品供給也是政府的主要職責:一方面要深入推進“互聯網+”政務服務,充分利用新技術建設智能化專利商標審查和管理系統,優化審查流程,實現知識産權政務服務“一網通辦”和“一站式”服務,並完善主幹服務網絡,擴大技術與創新支持中心等服務網點,加強專業便捷的知識産權公共咨詢服務;另一方面,要完善國家知識産權大數據中心和公共服務平台,拓展各類知識産權基礎信息開放深度、廣度,實現與經濟、科技、金融、法律等信息的共享融合。另外,我國要設計專門的服務機制,促進中小企業、初創企業及展會經濟(特別是國際展會)的發展。

 

2.規範服務標准

 

知識産權服務業方興未艾,但服務水平參差不齊。如前所述,我國需要建立相應的服務業分級監管體系。這對知識産權公共服務提出了標准化、規範化、網絡化的建設要求。首先,要明晰知識産權公共服務事項和範圍,制定公共服務事項清單和服務標准;其次,統籌推進分級分類的知識産權公共服務機構建設,大力發展高水平的專門化服務機構;再次,有效利用信息技術、綜合運用線上線下手段,提高知識産權公共服務效率;最後,暢通溝通渠道,提高知識産權公共服務社會滿意度。

 

3.創新服務模式

 

《綱要》提出建立數據標准、資源整合、利用高效的知識産權信息服務模式。這就需要加強數據的開發和利用,增強數據的流動性,也需要公共服務與市場化服務協同推進。爲此,《綱要》的主要思路是:(1)制定知識産權數據標准;(2)增強數據資源供給,推動知識産權信息開發共享;(3)建立市場化、社會化的信息加工和服務機制;(4)規範知識産權數據交易市場,提高傳播利用效率,同時處理好數據開放與數據隱私保護的關系;(5)加強國際知識産權數據交換,提升運用全球知識産權信息的能力和水平。

 

4.簡要評析

 

知識産權公共服務是一件看似簡單,實則難以推進的精細化工作。《綱要》提出構建“政府引導、多元參與、互聯共享的知識産權公共服務體系”,但政府和市場的邊界在哪裏?而且,隨著中國深度融入國際社會,高端化、定制化、國際化的服務需求高漲,政府的單方面供給,是否能夠滿足創新主體、市場主體或社會公衆的需求?無論如何,《綱要》提出的實施知識産權公共服務智能化建設工程是一個抓手,能夠爲知識産權公共服務拓展服務空間,並提高服務效能。

總的來說,我們應該將公共資源真正用到惠及服務對象創新發展、高質量發展的事業上,保障服務對象更可及、更便利地獲得與其創新需求相適應相匹配的知識産權全鏈條服務。2016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三十次會議上提出,要“打通知識産權創造、運用、保護、管理、服務全鏈條”,知識産權服務成爲新時代重要而關鍵的環節;同時,總書記提出“構建便民利民的知識産權公共服務體系”,爲做好知識産權公共服務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和行動指南。《綱要》將建設便民利民的知識産權公共服務體系作爲我國知識産權強國建設的主要任務之一,對于激發創新活力、加強知識産權保護、促進創新轉移轉化、推動創新成果普惠化,乃至建成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知識産權強國具有重要價值。

 

(五)促進知識産權高質量發展的人文社會環境

 

《綱要》塑造促進知識産權高質量發展的人文社會環境,從文化養成、文化傳播和人才發展三個方面展開。

 

1.知識産權文化

 

知識産權文化內涵包括尊重知識、崇尚創新、公平競爭和誠信守法。尊重知識和誠信守法是人類文明和法治社會的基礎,也是知識産權文化的土壤。崇尚創新和公平競爭,是知識産權核心理念:一端是以創新爲基礎的産權配置;另一端是對市場公平競爭秩序的維護,並遏制阻礙創新的壟斷行爲和不正當競爭行爲。事實上,知識産權文化與法治文化、創新文化和公民道德修養融合共生、相互促進,《綱要》實行一體化推進策略。

第一,尊重知識,保護知識産權。加強教育引導、實踐養成和制度保障,培養公民自覺尊重和保護知識産權的行爲習慣,自覺抵制侵權假冒行爲。知識産權強國建設離不開良好的社會氛圍,針對當前公衆知識産權意識較爲薄弱、運用能力有待提升、行爲選擇與意識不一致,問題駕需要培育“明白知識産權、關心知識産權、尊重知識産權的意識”。

第二,倡導創新文化,弘揚誠信理念和契約精神。大力宣傳銳意創新和誠信經營的典型企業,引導企業自覺履行尊重和保護知識産權的社會責任。創新文化主要表現爲對創新促進發展的意識認同和行爲指導,讓知識和創新爲主導的價值觀成爲普遍的社會風尚。

第三,厚植公平競爭的文化氛圍,培養新時代知識産權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無論是創造者還是實施者抑或社會公衆,在知識産權事業中都應遵從公平競爭的文化理念,維護市場自由競爭的秩序。

 

2.文化傳播

 

文化若不能傳播,則無法根植于內心,亦無法踐諸于行爲。《綱要》提出“文化傳播矩陣”的概念,要求擴大知識産權文化傳播的手段和技術,即構建內容新穎、形式多樣、融合發展的知識産權文化傳播矩陣。

第一,打造融媒體的文化傳播平台,拓展社交媒體、短視頻、客戶端等新媒體渠道。隨著網絡技術發展,文化傳播的方式和公衆接收文化産品的平台越來越豐富,傳統媒體必須與新媒體融合,通過公益廣告、影視音樂作品、短視頻等多種多樣的形式,才能更直接、有效地進行知識産權文化傳播工作。

第二,創新內容、形式和手段,加強涉外知識産權宣傳,形成覆蓋國內外的全媒體傳播格局,打造知識産權宣傳品牌。一方面,健全知識産權新聞發布制度,另一方面創新傳播形式。世界各國對于媒體話語權越來越重視,力圖通過各種渠道傳播本國的價值觀念、發展模式和發展經驗,以提升國際影響力。我們亦可通過各種形式與內容,講好中國知識産權故事,讓世界聽見我們的聲音,展示文明大國、負責任大國的形象。

第三,大力发展国家知识产权高端智库和特色智库,深化理论和政策研究,加强国际學術交流。国家智库是党和政府科学民主依法决策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和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知识产权局明确提出了建设中国特色知识产权智库的任务和目标。发展国家知识产权高端智库和特色智库,对内可加强战略规划、凝聚共识、实现理论突破、促进政策创新;对外可提升国际影响,彰显我国思想力量并得到世界认同。

 

3.人才發展

 

《纲要》提出营造更加开放、更加积极、更有活力的知识产权人才发展环境,主要涉及知识产权學科建設、人才培养及普及教育三个方面。

第一,知识产权學科建設。支持学位授权自主审核高校自主设立知识产权一级学科。推进论证设置知识产权专业学位。目前,知识产权多以二级学科层级设置在法学、管理科学与工程、工商管理等诸多一级学科之下。近年来,部分高校也开始探索知识产权交叉学科。无论是为加快推动知识产权理论研究与人才培养向高层次、高质量发展,亦或顺应新科技革命和重塑全球科技创新治理体系,都要求我国重视知识产权一级學科建設和专业人才培养,建立跨学科、交叉型的知识产权一级学科。

第二,知識産權人才培養。《綱要》提出完善知識産權人才培養、評價激勵、流動配置機制。總的來說,在知識産權專項人才培養方面,我國知識産權人才發展需要結構合理化及層次多元化。交叉的學科背景、精細的專業知識、對涉外問題的應對、知識産權戰略意識等市場需求,對知識産權人才提出了應用性、交叉性、複合性的高要求。具體而言,可以展開如下工作:(1)實施知識産權專項人才培養計劃,如針對專利導航人員等緊缺人才及高端人才短缺的問題,可實施知識産權專項人才培養計劃;(2)依托相關高校布局一批國家知識産權人才培養基地,加強相關高校二級知識産權學院建設;(3)加強知識産權管理部門公職律師隊伍建設,做好涉外知識産權律師培養和培訓工作;(4)加強知識産權國際化人才培養;(5)開發一批知識産權精品課程;(6)完善知識産權師等職業職稱評價體系。

第三,開展知識産權普及教育。進一步推進中小學知識産權教育,持續提升青少年的知識産權意識。我國知識産權基礎教育工作仍處于探索階段,但在基礎教育階段進行知識産權價值觀啓蒙和創新能力培育,是實現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現代化轉型和提升民族創造力的基礎性工程。同時,對于各級幹部,特別是領導幹部,應該開展知識産權學習、教育和普及。

 

4.簡要評析

 

從根本上講,創新文化是知識産權價值取向的核心;而價值取向的另一面,則是公平競爭原則及所構築起來的市場自由競爭秩序。知識産權文化理念蘊含在創新文化和法治文化之中,亦根植于其中。只有根植于創新文化和法治文化,知識産權文化方能真正自覺,亦才能産生文化自信。文化不是靜態概念,其生命力在于發展與傳播。中國傳統文化“竊書不爲偷”,並未爲知識界定産權,視知識爲公共産品;鑒于此,中國更需要傳播現代知識産權理念和文化。中國是一個傳統的知識強國、文化強國。然而,曾幾何時,我們竟有了“盜版大國”之名,還有了“最大的假冒貨物來源國”之辱!知識産權強國建設目標,就是要在文化轉型中改變傳統形象,在全球範圍內樹立起中國知識産權文化的新形象。

文化無形,卻紮根在實踐。設若沒有改革開放,未有産權觀念,沒有知識産權制度建構和實踐,知識産權觀念在中國也缺乏根基,更無改造或者轉換爲知識産權新文化的任何空間。事實上,知識産權文化理念中的“誠信守法”之“誠信”,也是公民倫理與道德建設的一部分。從這個角度來說,知識産權文化應該成爲公民教育的組成部分。在基礎教育中開展知識産權普及,是著眼于未來;在各級幹部和廣大民衆中普及知識産權,是著眼于當下。從這個角度來說,加強知識産權文化基礎設施建設,也是厚植知識産權文化的基礎。誠然,中國人現在的視野並不僅僅停留在國內的文化培植方面。隨著國際貿易的發展及中國國際地位的提升,無論是應對國際談判的壓力,還是推行“一帶一路”倡議,抑或是幫助本國企業規避和應對知識産權風險,都亟需培養大批國際化知識産權人才。

 

(六)深度參與全球知識産權治理

 

當前知識産權國際規則受到沖擊,國際秩序處于重構之中。《綱要》提出要深度參與全球知識産權治理,既是國內發展提出的要求,也是國際形勢使然。深度參與有兩種類型,即全球知識産權治理的規則內化型參與和國內知識産權規則的外溢型參與。《綱要》並未拘泥于“內化”或是“外溢”,采取全面開放的態度,提出積極參與,既有利于國內規則的改造,也有利于推動構建開放包容、平衡普惠的知識産權國際規則。事實上,這就是《綱要》提出的建設目標。

 

1.重要舉措

 

《纲要》意识到WIPO和WTO/TRIPS两大国际框架体系面临着改革,提出了参与改革和建设,构建并扩大我国國際合作网络。总的来看,《纲要》主要从几个方面着手。

第一,擴大知識産權領域的對外開放,完善國際對話交流機制,推動完善與知識産權相關的國際貿易、國際投資等國際規則和標准。一方面,堅定不移地高舉全球化大旗,倡導自由貿易,維護知識産權多邊機制,加強在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等國際框架和多邊機制中的合作;另一方面,通過“多邊”“小多邊”“雙邊”及“單邊”合作形式,形成“四邊聯動、協調推進”的機制,將知識産權融入貿易、經濟、文化、科技等交流和合作之中。例如,深化與共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知識産權務實合作,打造高層次合作平台,推進信息、數據資源項目合作,向共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提供專利檢索、審查、培訓等多樣化服務。樹立“知識産權外交”思想,拓寬知識産權外交渠道,拓寬企業和各類非政府組織參與國際和區域性知識産權規則制定途徑,推動國內服務機構、産業聯盟等加強與國外相關組織的沙巴国际。另外,重視非政府組織在知識産權國際交流中的重要作用,充分發揮其去政治化、去意識形態的特點,亦積極倡導技術中立、知識産權中立的觀點,開展知識産權領域的務實外交。

第二,建設知識産權涉外風險防控體系。一方面,伴隨著我國企業逐漸進入全球市場,海外知識産權風險漸漸顯露,制約了企業乃至整個行業的海外拓展。因此應在完善現有海外專利預警機制的基礎上,充分發揮行業協會的力量,整合資源,構建多品類全覆蓋的知識産權涉外風險預警機制。另一方面,隨著我國科學技術研究和應用的持續推進,我國産業鏈逐漸向高端攀登,與美國、日本等知識産權強國産生了結構性沖突。這些競爭對手往往掌握核心技術的知識産權,對我國産業發展構成“卡脖子”的威脅。因此,應聚焦相關産業技術如3D打印、移動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生物工程、新能源、新材料等發展,針對影響國計民生的重大技術或關鍵技術,建設知識産權攻關和涉外風險防控體系。另外,從國家安全的視角完善相關制度或者規則,例如,完善知識産權對外轉讓審查制度,管理好涉及國家安全的對外轉讓行爲,完善跨境電商知識産權保護規則等。

第三,加强知识产权审查业务國際合作。在现有的“中美欧日韩”五局合作基础上,进一步拓展审查业务的國際合作,如推动信息共享、数据资源项目合作,对外开展审查员培训、审查业务承揽等國際合作。

第四,打造國際知識産權訴訟優選地。如前所述,發揮我國在知識産權司法領域改革優勢,加快完善知識産權大司法保護體系構建,強化知識産權案件的國際司法協作。另外,與司法系統相關聯,提升知識産權仲裁國際化水平,塑造知識産權糾紛解決功能區的整體效益。在仲裁領域,應進一步明確知識産權糾紛的可仲裁範圍;豐富各類仲裁程序,進一步契合糾紛當事人的多元化需求;引入臨時仲裁等制度,更好地與國際通行規則接軌;完善臨時措施制度,充分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第五,鼓勵高水平外國機構來華開展知識産權服務。將國內自由貿易實驗區作爲連接知識産權國際制度與國內制度的紐帶,進行“試點先行,差異配置”的知識産權對外開放實踐。強化經濟全球化背景下泛知識産權競爭中的産業支撐。一方面,拓展海外專利布局渠道,推動專利與國際標准制定有效結合;另一方面,塑造中國商標品牌良好形象,推動地理標志互認互保,加強中國商標品牌和地理標志産品全球推介。

 

2.簡要評析

 

知识产权问题的国际规制通过一系列正式与非正式国际规则、组织和决策程序等知识产权国际制度得以实现。知识产权国际规则从WIPO框架下的协调型知识产权规则到以 TRIPS为代表的规范型规则,再向以各类投资协定为代表的制裁型知识产权规则演进。当前的全球知识产权治理形成了由协调型规则、规范型规则和制裁型规则相互支撑和补充却又冲突的知识产权国际规则体系。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全球治理格局和全球治理体制进行集体学习时指出:“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深刻变化,新兴市场国家和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是近代以来国际力量对比中最具革命性的变化。”近年来,随着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和发展中国家整体实力增强,发达国家在全球知识产权价值链中占据垄断优势的局面正在被打破,全球知识产权治理的危机逐渐呈现。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不满TRIPS等多边协议未能有效地保护其在国际贸易中的知识产权利益,选择进行“体制转移”,绕过现存多边体制,进行双边、区域体制下的全球知识产权治理。具有不同程度的法律一体化的全球性、区域性、双边性的大小体系以及单边手段使当今全球知识产权治理呈现碎片化。同时,全球知识产权治理中的南北矛盾依然十分突出。以美国为主的知识产权输出国频繁采取贸易制裁、撤销外援、撤走投资、拒绝技术转让相威胁,迫使发展中国家接受其不平等的知识产权规则。价值链的驱动者制定利益分配规则从而享受更多利益的传统利益分配思维自然导致现今知识产权国际治理以发达国家为中心。各类投资协定带来的TRIPS-plus规则对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构成威胁,进一步加剧了南北冲突。长此以往,全球知识产权治理甚至可能发展为“对抗性治理”。在内容上,一是未能实现利益平衡的价值取向,知识产权保护与知识产权利用的国际规则未能协同发展,知识产权权利人、使用人与社会公众的平衡面临威胁;二是忽视了知识产权对人类发展权的重要作用,与教育、公共健康、传统知识保护、生物多样性、粮食安全、可持续发展等人类发展重大议题产生了深刻冲突。

知識産權議題一直伴隨中國融入全球化的進程。在上一輪全球知識産權治理中,我國知識産權制度往往被動跟隨國際規則進行調整,如前所述,是全球知識産權治理的規則內化型參與。在當前全球知識産權治理變革進程中,我們選擇了“深度參與”的策略。一方面,從人均收入、經濟結構、國民教育、管理水平等方面看,“我國是世界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國際地位沒有變”。另一方面,中國又是一個新興大國。反映科學技術和知識産權發展水平的一些重要指標不僅遙遙領先于發展中國家,甚至也領先于許多發達國家,走在世界前列。如世界知識産權組織發布的2021年《全球創新指數報告》顯示:中國創新指數排名位列第12位,連續9年上升。又如我國自2019開始已連續兩年是PCT體系國際專利申請量最多的國家。由此可見,從經濟和科技發展的階段性現狀來看,在當今國際經濟格局中我國的角色和定位是多元而複雜的,我國在知識産權保護問題上處于一個較爲特殊的地位。不論是與發展中國家還是與發達國家,我國在全球知識産權治理上與他們既有利益一致性,又有利益沖突性。因此,我國應認同現有國際體系與國際秩序,在知識産權治理事務中扮演改革者和完善者而不是革命者和挑戰者。同時,正是因爲這種居中者的特殊地位,我國不僅應從國際規則的遵循者、跟隨者轉變爲參與者、建設者、維護者,還可以作爲協調者深度參與全球知識産權治理。

 

結語:夯實基礎,砥砺前行

 

毫無疑問,2021年9月22日《綱要》出台對知識産權界來說是一件大事。遠的不說,它至少影響中國知識産權界未來15年的發展。但顯然,它的影響力絕對不會止于知識産權界,更不會止于未來15年。《綱要》按照知識産權與科技、産業、文化、貿易、商業、外交等深度融合發展的思路,立足國情,對標國際,從知識産權制度現代化的視角全面規劃知識産權事業的發展,對中國未來發展路徑和國富民強,都有著深刻的影響。《綱要》以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指導,貫徹新發展理念,以強化知識産權保護爲政策導向,旨在推動創新,激發全社會創新活力。我們可以設想,若知識産權文化植根于中國社會,中國人能夠迸發出多大的創造力啊!

《纲要》规划的主要任务是,以建设现代化知识产权制度体系为核心,通过知识产权保护体系、运行机制、公共服务体系、人文社会环境及國際合作等方面建设,夯实知识产权事业的基础。《纲要》顺应新时代发展,问题意识突出,内外兼修,标本兼治,力图建设一个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知识产权强国。为配合任务落实,支撑创新型国家建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纲要》拟定了“一流专利商标审查机构建设工程”“高水平知识产权审判机构建设工程”“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建设工程”“中小企业知识产权战略推进工程”“地理标志保护工程”“地理标志农产品保护工程”“知识产权运营体系建设工程”“知识产权公共服务智能化建设工程”八大建设工程。而事实上,与《纲要》相呼应,呼之欲出的《“十四五”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规划》配合《纲要》第一阶段强国建设目标,拟定了更多的具体工程建设项目。工程建设项目是《纲要》推动强国建设的抓手,也是从国家战略层面的着力点。诚然,《纲要》实施的过程可能不会一帆风顺。但是,夯实基础,砥砺前行,任何风吹雨打,阻挡不住中国人奋进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步伐。